阅读历史
换源:

087 封皇

作品:麻衣神婿陈黄皮叶红鱼|作者:一举成神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1-03-06 01:36:07|下载:麻衣神婿陈黄皮叶红鱼TXT下载
  天梯,通天之路。

  雪山邪魂说得非常邪乎,听得我云里雾里。

  通天之路,此路可通天?我不是思想落后的古代人,我是生活在科学世界的现代人,虽也是玄门之人,但我明白天是什么,我可不相信通过石梯真的能走到天上去。

  但我绝不会认为她是在装神弄鬼,在装腔作势吓唬我。

  刚才我已经见识了这天梯的不凡,这里有着凌驾于我之上的力量存在,以我现在的道行和认知很难探知此中真相。

  于是我原地站立,对红衣邪魂回声道:“什么天梯,什么通天之路?它通向哪里?”

  雪山邪魂一改之前那一副三界六道尽在她手的玩味语气,而是极其冰冷地对我道:“这还不是你有资格知道的,这通天之路无人能走到尽头,你自然不行。”

  感受着她的冰冷,我也没敢在这个时候套她的话,虽说直觉告诉我她对这天梯很熟悉,但我不能乱问,以免在这关键时刻触了她的眉头,导致前功尽弃。

  于是我对她道:“神魂大人,好吧,你不让问我便不问。可是我现在该怎么办啊?既然你说我走不了这天梯,那我要怎么做?你不是要帮我成为地皇吗,不是要让我找神像吗,我怎么来到了这里?”

  我的问题都关乎着与她的合作,她自然不会起疑。

  很快,她就对我道:“此乃天梯,无人可踏尽,却因为一个人改变了天梯法则。”

  说到这里的时候,雪山邪魂的语气竟然出奇的平静了下来,拥有了凡人才有的正常情绪。

  但这番平静绝不是风平浪静,而是掩藏着怒火与哀怨。

  所以我立刻就判断了出来,邪魂口中踏尽天梯之人,不出意外的话就是当年那个我。

  很快,踏对我继续道:“自那人踏上天梯尽头后,这天梯虽凡人莫踏,但得到认可的人却可以有机缘踏上,一堪天机。”

  认可,当我听到这两个字,莫名就想到了我的生父李秀才。

  李秀才在留给我的家书中说了,他穷极一生,哪怕可笔下绣山河,也终究没能获得一个认可,难道就是这天梯的认可?

  我忙问:“什么人?”

  她倒是没藏着掖着,立刻道:“两种人,一种是拥陈家族长令之人,陈家族长在获取族长令后,会有一次手持令牌踏天梯的机会。不过那族长令只能让陈家人去悟陈家老祖所留的秘密,算不上真正的有机会窥天机。”

  “而第二种人则是皇者,地皇、人皇,拥此皇气之人,乃得到天下五行之气认可的存在。世间有万气,却万变不离五行其宗,能得到五行之气认可,那就是世间天灵,是神使,自然也有能踏天梯,窥天机。”

  听了邪魂的话,我瞬间明白了过来。

  难怪无论是人皇、还是地皇,要想最终登临,最后都离不开一个五行之气的认可,原来如此。

  不得不说,这雪山邪魂还真是了不得,所掌握的秘密比我想象中的要多得多,她也许比世上任何一个人都要更加了解天地。

  这让我对她的身份越发好奇了起来,最初的她到底是谁?朱雀老祖和我说过,当年‘我’乘坐神船而来,红鱼不在大船上,也就是说最初的她应该并不是叶红鱼。

  那她到底是谁?

  我压制住心中好奇,虽然很想知道,但现在还不是时候。

  而通过她的话,我也真正弄明白父亲家书中的认可二字是何含义了。

  纵使他是圣人李耳再世,他没有陈家血脉就拿不到陈家族长令牌,而他没有陈家或者妖族血脉就很难登临人皇或者地皇。

  所以他说他得不到认可,但我也许可以,因为他给不了我的,我娘给了我。

  弄明白之后,我对邪魂道:“我是敖族人,没有陈家族长令牌。所以我要想踏天梯,只有登临地皇了,那么该如何成为真正的地皇呢?”

  她说:“其实并不难,只是我没告诉你方法罢了。你已经拥五行令,负八卦符,你其实已经是地皇,只不过还缺少属于地皇的象征罢了。”

  “敖昆仑,你真的准备好成为地皇,号令三界六道了吗?”

  说到这,她的语气也变得极其的神圣,好似凌驾于苍灵之上的女神,可以主宰世间一切。就像是垂帘听政的皇后,可以封心仪之人为皇帝。

  我立刻道:“准备好了。”

  她道:“很好,但愿你不要令我失望,如果你敢忤逆我,你将死无葬身之地!”

  我道:“不敢,越是前行,我越能体会到神魂大人的不凡,能够成为你的使者,我三生有幸。”

  她再次笑了,说:“咯咯,算你识趣,比那个伪善的家伙识相多了。待你功成,我许诺你的定不会食言,我会让你取代他。”

  我明知故问道:“谁?”

  她语气中的幽怨难掩,道:“一个该死之人,不过不提也罢,他已经死了,等会你也要亲手帮我将其肉身毁灭。”

  她说的自然是最初的陈昆仑,我附和道:“知道了。”

  “准备开始吧!”她下令道。

  说完,突然一道无比神圣的声音突然响起,这一次并不是与我的传声,而是在整个邪界响起,传遍了邪界的每一个角落。

  “诸仙听令!”

  “今日吾神将立地皇,诸仙立刻释放你们的元灵,赐予虔诚的力量,以后以地皇为主,见之如见神!”

  虽身在墓中,但我相信,此时邪界所有邪人都已经敬畏地释放了各自元灵。

  这时,我听到了外面有一道嗡鸣怒吼,似要威震邪界。

  很快,一道夺目的寒芒划破了祖墓内的幽暗,一道白光掠过,带来了无尽的杀气。

  这浓烈的杀气竟然强行将祖墓内的阴阳生死之气给斩为了两半,最终一把霸烈的天刀凭空乍现。

  这把霸刀悬在了我的头顶,对我却无杀伐之意,反倒是让我感受到了它的欢鸣,似乎我就是它的主人。

  我抬手一握,就将这把霸刀握在了手里。

  这把刀上布满了上古神咒,我甚至在刀上感受到了万千刀灵,那是归藏了世间万物的元灵之气。

  好霸烈的一把刀,它就是地皇的象征!

  拔人皇龙剑立人皇,显然得了这地皇霸道方才是真正的地皇。

  地皇霸刀一出,号令万物。

  此刀在手,我感觉自己可以彻底调动体内的地皇气运。

  我陈黄皮历尽万难,一朝封地皇。

  但短暂喜悦后,我却慌了。

  我感觉体内的人皇气运也在躁动,似要与这地皇气运争锋。

  我绝不能让这一幕发生,连忙将地皇霸刀手起,刀随意动,很快气散,归入了我的眉心。

  “敖昆仑,你为何收刀?你要靠此刀踏上天梯。”邪魂虽看不到,却感应到了地皇霸刀的消失,质问道。

  我大义凌然道:“你说无人可踏此天梯,世上唯有那一人。我敖昆仑不服,我倒是要看看,不借皇气,我是否也可以做到!”

  说完,我毅然决然地踏上了下一层的天梯。

  <!--over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