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七十五章 绝杀(完)(大章)

作品:这个诅咒太棒了|作者:行者有三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1-06-18 23:05:26|下载:这个诅咒太棒了TXT下载
  【检测当前时间线变动。】

  【当前时间线变动!】

  【BUG查找中……】

  【时间线变动原因:异魂入侵!】

  伴随着脑海内回荡的电子合成音,陈宇怀中的小男孩,慢慢瘫倒。

  红色的血液喷涌,染湿了他蛋淡黄色的皮肤。

  多么熟悉的味道啊……

  却似乎比寻常的血液更刺鼻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怀中的温度渐渐冷却。陈宇深呼吸,把长剑插回BB头顶,随抱起男孩,一步步走出房间。

  房间外,早已空无一物。

  数以千计的小人们都消失了,仿佛它们从来也没有来过。

  王饼饼死亡,病毒实验就停止了。

  一百万年以后,也不会再诞生一个丧尸·王饼饼。

  那么这些从一百万年后杀来的“病毒”,就必定不会出现了。

  这就是绝杀。

  从“法则”层面,进行降维攻击……

  【警告!】

  【检测灵魂不属于当前世界】

  【诅咒增强中……】

  【增强进度2/3】

  【请离开当前世界,否则诅咒会继续增强!】

  【请勿更改世界时间线,否则诅咒会……】

  【警告……】

  重复的电子合成音,播报了至少一分钟,才戛然而止。

  陈宇却愣住了。

  “增强进度2/3?”

  “三分之二?!”

  “王饼饼作为【嘉因异境】的核心,死亡后,不应该只关闭一条时间线吗?”

  “怎么多增加了一个进度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难道……”

  低头,看着怀中的小男孩,陈宇思绪迷茫:“除了一百年后的【嘉因异境】世界,他在更远的时间线里,还会存在一次吗?”

  思索良久,不得其解,他暂缓脑海中越来越复杂的想法,走出房间,来到一处比较宽敞的金属大厅,将怀里的王饼饼放在长椅上。

  “BB。”

  “在!”趴在陈宇背上,一直不吭声的BB举手:“大人。”

  “丧尸·王饼饼全都没了,这里应该是安全的。你守在这,别让任何人靠近他的尸体。”

  “好!”BB跳下,坐在长椅旁,一只手搭在王饼饼尸体的小腿上:“如果有人强制靠近呢?”

  “那你就跑,用瞬移过来找我。”

  “嗯嗯。”

  “我去忙点别的事。”

  嘱咐完毕,陈宇挥了挥手,转身离去。

  他按照地下通道的标识,找到了实验室负责人的办公室,轻轻敲了敲门。

  “咚咚。”

  “……”屋内无反应。

  “咚咚咚!”陈宇加重了敲打力度。

  “吱嘎——”

  房门立马被推开,一个秃头的老年人神色不满,骂骂咧咧:“这个时间段不知道我在实验吗?你……嗯?你是谁?执法?你是执法?”

  “唰!”

  右手如电,一把攥紧老人的衣领,陈宇将其拎起,面无表情:“你是这个地下无菌实验室的负责人?”

  “对。你…你是谁?哎?你要干嘛?!放开我!放开!保安啊!保安呢……”

  不理会对方的挣扎,陈宇拎着老人走入办公室,四下巡视几眼,找到一个台式电话,问:“这个电话,可以连同外界吗?”

  “可…可以……”

  点点头,陈宇上前,右手拎着负责人,左手拨通了一串电话号码。

  “嘟——”

  短暂的忙音后,通讯被接通。

  听筒另一头,传来马丽的声音:“谁?”

  “我,陈宇。”

  “啊?宇哥?!宇哥你在哪呢?”

  “先不用管我在哪,你现在和谁在一起呢?”陈宇加快语速。

  “你姐和你媳妇都在呢。我们刚才想要去找你,然后在城门口碰到了一群小人。”

  “那些小人都消失了吧?”

  “对!突然就消失了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宇哥?”

  “回头再和你解释,你先帮我……”

  话未说完,听筒内的声音就从马丽变成了陈思雯:“小宇!你怎么样?受伤了吗?”

  “没有,现在情况比较紧急,不要说没用的。你们帮我找个人。”

  “谁?”

  “段野。”陈宇转头,瞥了眼手中瑟瑟发抖的老人,对着话筒继续道:“他应该还在藏城里监视你们,不会太远,你们找一找他,尽快。”

  “段野……你找段野为什么不直接给他打电话?”

  陈宇:“他手机丢了、丢了、丢了。”

  “哦……那段野就在我身边。”

  陈宇:“?”

  “啪嗒。”

  只听一声撞击音,电话另一头,响起了段野的话语声:“我是段野。你特么又惹出了什么?满城都是丧尸!”

  “废话少说,现在,你以最快的速度赶往【嘉因异境】,在异境出入口处,布置一个空间护罩。防止【异境】里的物质向现实世界流入。”

  “病毒吗?”

  “嗯。只需要坚持一天。”

  “……好。”

  得到答复,陈宇微微放下心,不等和陈思雯三女说几句,就挂断了电话。随目光转移,放在秃头老人的脸上。

  老人:“……”

  “我的身份你也看出来了。执法者,斩而不奏,合理合法。”

  “是是是。”秃头老人额角渗出冷汗。

  “问你什么,你就答什么。”

  “好好好。”

  “给王饼饼注射的病毒,是什么?”

  “额……”

  “呛!”

  陈宇掏出匕首,抵在老人脖颈。

  秃头老人一惊:“是KN9改良型RNA病毒。”

  “从哪来的?”

  “祖始毒株,是从国…国外的一处异境里得来的。”

  “一共给多少人注射过?”

  “很多。”秃头老人咽了口口水:“但…但只有35号实验人活了下来。”

  “35号实验人,就是王饼饼吧?”陈宇挑眉。

  “是的。”

  “这个病毒的用处是什么?”

  “能够改变真核生物染色体末端的核蛋白结构。”秃头老人讲的越来越熟练。

  陈宇:“说人话。”

  “延长细胞端粒,增长人体寿命。”

  “这样吗……”陈宇若有所思。

  “是的。”老人点头:“研究的初衷,是为了延长高龄武者的寿命,增强人类整体实力。但RNA病毒在王饼饼的体内变化太复杂,即便我们克隆了许多王饼饼,还是无法找到一个能够稳定下来的‘躯壳’。导致这个病毒的功能越来越复杂。直到三年前……”

  陈宇:“说。”

  “……直到三年前,这个病毒的其中一个突变,能让当时的‘躯壳’无限增生和复原,上面发现了这个突变更重要的作用。便销毁了其他躯壳,集中科研力量,专门研究。”

  “这个留下来的躯壳,就是现在的王饼饼?”

  “对,我们称之为1号种子。上层想要一个稳定的1号种子病毒,然后注入到所有武者体内。那么在对抗兽潮方面,人类就再也不怕牺牲了。尤其是能给八荒一族使用。”

  “……明白了。”

  陈宇点头,意识到此时的王饼饼,对于整个国家的重要性。

  他将王饼饼杀了,肯定要被秋后算账的……

  下意识推了推脸上的执法者面具,陈宇缓缓放下秃头老人,环视这间房屋,问:“这种从王饼饼身上提炼出来的病毒,还有吗?”

  “额……”老人迟疑。

  “噗嗤!”

  陈宇手起刀落,直接一刀扎入肩膀。

  “卧槽!”秃头老人浑身一抖,尿都快吓出来了。

  “看到没有?”陈宇拔出侧身,将自己肩膀的伤口展示给老人观看:“我发起狠来,连自己都捅。”

  老人:“……”

  “病毒还有吗?在哪。”

  “在三层保险柜里。”

  “带我去。”

  拔出匕首,放入背包,陈宇推了推秃头老人,语气不容拒绝:“走,领路。”

  老人擦了擦喷在自己头顶的血滴,无奈,只能带领陈宇出门,前往三层保险柜的位置。

  路过大厅时,见到躺椅上的尸体,他又一个哆嗦,浑身瘫软:“1…1…1号种子……”

  “死了。”陈宇平静:“有问题吗?”

  “你…你杀的?”

  “不是。”陈宇摇头:“是一群小人把他杀了的。”

  “小人?”老人懵逼。

  “你在办公室里,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。一会你自己打听打听吧。先带我去保险柜。”

  “……好。”秃头老人咬牙,视线从王饼饼的尸体移动到BB身上:“她是谁?”

  BB友善的挥手:“我是BB。”

  “别墨迹!”陈宇一脚踹了老人一个趔趄:“快走。”

  基地外的丧尸·王饼饼们都消失了。

  那些武者很快就会赶过来。

 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,要尽快把那些“病毒”搞到手。

  三分钟后。

  一老一少抵达目的地。

  来到一栋金属的独立房门前。

  “这就是保险柜?”

  “对。”秃头老人伸手,抚摸冰冷的金属表面:“这里是整个基地最核心的地方。里面的病毒,都是从王饼饼、以及王饼饼的各种克隆体身上提取的。”

  “打开。”

  “打不开。”老人摇头:“基地负责人有三个,需要三人同时瞳孔授权,才能开启。”

  “……那你在这等我几秒。”

  话落,陈宇猛地爆发劲气,疾驰而去。

  大约十秒后,又返回,手中长剑一记横扫!

  “咔嚓——”

  由特种合金制成的坚固大门,被轻而易举的斩成了两段。

  陈宇:“花里胡哨的。”

  秃头老人:“……”

  迈步,走入保险柜中,陈宇举目四望。就见一排排“货架”规整而繁杂。排列着数不清的透明玻璃瓶。

  每一个瓶子的盖子上,都贴着字母与数字组合的编号。

  “这些就是?”停下脚步,陈宇回头问。

  “对。这些病毒中,有部分毒株危害性极大,请千万小心,别泄露了。”

  “好的,你可以出去了。”

  “额?”

  “算了。”陈宇忽然又改变了注意:“你还是留着这吧。”

  说罢,他三步并作两步走,竖手成刀,轻轻敲在老人的后脖颈上。

  “咚!”

  没有任何抵抗,秃头老人双眼翻白,软绵绵的瘫倒在地,晕厥了过去。

  蹲下身,认真检查了一下老人的情况,确认对方真晕了,陈宇便拉开背包,扔掉那个女丧尸的残肢后,拿出一根针管,开始了他的行动。

  原本,他还打算提取丧尸组织里的病毒,进行繁殖,给自己使用。

  可如今坐守一间“大宝库”,就被必要再去捡“芝麻”了……

  “A区……”

  走到距离最近的一栋货架前,陈宇抬头,看了眼标识区域,拿起第一个小瓶,也不管瓶盖上刻录的编号,直接拆看,将针头探入,吸取了几滴液体。

  接着,他把针头熟练的插入静脉,缓缓推射。

  【受到未知液体感染:平衡性 11;体质-8;思维能力-1】

  “不对。”摇头,陈宇拔出针头:“这个不行。”

  【受到未知液体感染:恢复力-26;健康 12;发质-16】

  “这个也不行。不太划算。”

  【受到未知液体感染:氧气转化率 31;力量-2;繁殖持久能力 47;长度 4㎜】

  “咦,这不错。主要是我比较中意这个氧气转化率……”

  保险柜内的病毒样本很多。

  陈宇注射筛选的速度也很快。

  虽然百分之九十的病毒,注入体内都是鸡肋。

  但还剩下相当多的数量,适合他使用。

  并且,更重要的是,陈宇找到了不少能够增强劲气的病毒!

  也是从王饼饼各种克隆体的体内提炼的。

  其中有五瓶,每一滴病毒,竟然可以增加至少三十万点劲气……

  蹲在保险柜的角落,陈宇一针针的扎,耗时三十多分钟,将所有用得上的病毒全部注入完毕,只剩下那五瓶“劲气病毒”,珍而重之的放入包中。

  他的背包,不怕风吹、不怕火烧、不怕雷劈、不怕刀切。

  放在这里面,他极为安心。

  背包:“……”

  僵硬着肌肉站起身,陈宇试探性的活动了一会筋骨,发现身体的各项素质都得到了加强。

  迟疑稍许,他又逛了一遍保险柜内的所有货架,将重要“病毒”的位置记牢,这才离开。

  根据现有情况,至少在未来一百万年内,这处基地都会存在。

  那么只要时间线位于现实世界之后的【异境】,就有可能再找出保险柜,从里面收获一套新的病毒……

  “咦?”

  思绪流转至此,陈宇猛抬头,突然反应过来:“那么我在现实世界里藏好一些宝贝。去往现实时间线以后的【异境】,是不是还能挖出来呢?”

  “卧槽……”

  “批量复制?!”

  “不对……”

  “有点乱,再整理一下。”

  停下脚步,陈宇埋头皱眉,越想越觉得里面有大BUG。

  “如果刨除腐烂、损坏的因素。现在我把BB埋进土里,在未来无限的时间线里,会不会‘长’出无数个BB……”

  “可以。”

  “只要我能保证在现实世界里,不去取出她。她就真的会被‘继承’到下一个时间线。”

  “在下一个时间线内,也不取出。则顺利‘继承’到后面。”

  “经过一百万年时间,十个时间线【异境】。从后往前挖,就是十个BB……”

  “但这十个BB,也会像王饼饼那样,受到外祖母悖论的限制。”

  “可‘继承’物换成物资,就无所谓了。”

  “一瓶S级合成液,流传了一亿年,那就是一千瓶。注射到身体里变成实力,永远是我自己的……”

  思路逐渐清晰,陈宇双眼发亮。

  不知不觉间,一条康庄大道,竟这样“突兀”的出现在他面前。

  “啪。”

  忽然,一只抓住他小腿的手,让陈宇回过神。

  他低头看去,发现是地下无菌实验室的负责人。

  “干嘛?”陈宇皱眉。

  “执…执法大人。”秃头老人抓紧陈宇大腿,挣扎站起:“刚才有人袭击我!”

  “哦。”陈宇点头:“就是我。”

  秃头老人:“……”

  沉默片刻,老人放开手,重新躺在地上,装成昏死状态。

  撇撇嘴,陈宇也懒得理会,擦了擦身上干涸的血迹,朝着实验室大厅走去。

  回到大厅时,这里已经人头攒动了。

  众多武者、军官、以及科研人员,都将王饼饼的尸体和BB围在中央,叽叽喳喳、一片吵杂。

  当见到陈宇出现后,众人皆惊,连忙让开一条路。

  陈宇脚步放慢,冷冷扫视全场。

  目光所过之处,无一敢与其对视。

  “大人。”BB双手高举,作法国军礼状。

  “嗯。”

  径直走到长椅前,陈宇拍拍BB脑袋,把利剑熟练的插了进去。

  “嘶……”

  见兵刃没入小女孩头顶,围观“群众”不由倒吸冷气。为全球变暖,贡献了一丝绵薄之力。

  众人眼神彼此交流片刻,一位穿着军装模样的中年男性上前,对陈宇微微鞠躬:“您好,执法者大人。我是***,基地的总负责人。”

  陈宇并未回话。

  他弯腰,小心翼翼抱起王饼饼的尸体,转头对BB问:“除了那个损坏的电梯,还有其他出口吗?”

  “有的大人。”BB指向左侧:“那边还有几套电梯,能上去。”

  “走。”陈宇迈步。

  “等…等一下执法大人。”中年武者眯眼,一个胯部挡住,严肃道:“1号种子,是基地、乃至国家极其重要的资源。您要把它带到哪里?”

  “死者为大、入土为安。”

  “不行!”人群中,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妇女愤怒:“1号种子死亡,已经是重大损失!尸体一定不能糟蹋了。”

  “什么叫做糟蹋?”陈宇冷声。

  “没有一丝价值的埋掉,就是糟蹋!”

  “切片、分尸、实验,不是糟蹋?”

  “不是!”

  陈宇摇摇头,闭上嘴巴,选择不与对方交流,继续向前走。

  两步后,却又被中年武者挡住。

  “砰!”

  武者爆发了5级劲气,双眼凶光隐隐闪烁:“执法者大人。你随贵为执法人员,但也不能不讲道理。这个基地存在的意义,就是1号种子。现在他死了,你这个始作俑者本就自身难保。现在还想把它埋葬?不给自己活路吗?”

  “王饼饼不是我杀的。”陈宇语气平静的宛如古井:“是那些怪物杀的。”

  “它死于剑伤。”

  “对。”陈宇点头:“抢了我的剑,把饼饼杀了的。”

  “我们有摄像头监控。”

  “它们用精神控制了我,抢了我的剑,操控我的手,把饼饼杀了。”

  众人:“……”

  “你在糊弄鬼?”为首的中年武者脸色难看。

  “反正,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,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。”陈宇上前,与中年武者擦身而过:“执法者,可斩而不奏。别逼我杀人。”

  “……我是5级。”

  “呛——”陈宇拔出BB的长剑,爆发3级劲气,杀气腾腾:“那咱们可以试试。”

  有了空间切割武器和瞬移的加持,如今的陈宇斩杀5级并不困难。

  并且在保险柜内,他还注射了那么多病毒,体质暴增。

  相比于一个小时前,陈宇的实力,都至少增强了十分之一。

  这还没算上“国宝左轮”、“武技聚顶通透”等大杀器……

  区区5级武者,如今已经上不了台面了。

  当然,这些信息,基地阵营的中年武者并不知情。他不愿与陈宇对抗,是有更多深层次的考虑。

  两人,目光直视,劲气不断燃烧绽放。

  附近的围观群众莫名胆寒,后退了一圈又一圈。

  僵持了约莫三分钟后。

  5级中年武者收回劲气,侧身:“走吧。”

  “你捡了条命。”陈宇实话实说。

  “可笑……”武者乐了:“真不知道你一个3级,哪来的自信。如果不是魔都现在无法联系,我们基地不能和上级沟通,就算你是执法,也早就被我拿下了。”

  “嗯?”陈宇微愣,转头问:“魔都无法联系?”

  “对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我哪知道。”中年武者翻了个白眼。

  抱紧怀中的王饼饼,陈宇若有所思片刻,点点头,径直离去。

  “大人。”待两人进入电梯,BB还在用透视能力观察:“他们偷偷跟在我们后面。”

  “不用理会。”

  陈宇按下控制面板中的上升按钮:“他们已经不会动手了。”

  “叮!”

  半分钟后,电梯门打开。

  刺目的阳光照射进来,令两人同时眯起了眼睛。

  “才一个小时而已。”BB喃喃自语:“却觉得好久没看到过太阳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陈宇抬手,轻轻抚上王饼饼还未闭上的双眼,嗓音发涩:“我也觉得。”

  “大人,我们要把它埋在那里?”BB问。

  “……向阳的地方。”

  说罢,陈宇走到基地边缘,跳上城墙。

  在许多人的注视下,来到一座小山峰,随便取了一些木头,搭乘个简易的火架。把王饼饼的尸体平放在上面。

  “大人,不是埋葬吗?”BB愕然。

  “埋葬之前要火葬。”陈宇瞥了眼基地的方向:“否则我们走后,它一定还会被挖出来的。”

  “哦……”

  运转劲气,凝成火焰,将尸体连同火架一起燃烧。

  陈宇牵着BB后退几步,低头默哀。

  这个世界上,有一种规则:犯罪就有惩罚。

  但往往惩罚的都不是犯罪者……

  公平吗?

  不公平。

  所以,这才是最大的公平……

  时间,一分一秒的流逝。

  不知多久,陈宇抬起了头。

  火架内,只剩下了一块块不规则形状的骨灰。

  “大人,这就是彻底……死了吗?”BB咬紧嘴唇。

  想要一个刚才还“一同交流”、“相互观察”、“彼此接触”的生命个体再也不会出现,她的胸腔里,就充满了一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情绪。

  “是死了。但他永远活着。并且……”陈宇抚**B的脑袋:“总有一天,我们还会在某个【异境】里,再看到他。”

  “……嗯。”

  挖坑、埋土、插上木碑。

  陈宇最后看了一眼火架里残留的灰尘,毫不留念朝着【嘉因异境】奔驰而去。

  “BB,抱紧我。咱们耽搁太多时间了。”

  “还有什么要紧的事吗?”

  “有。”陈宇双腿快速交错,语调低沉:“我怀疑……魔都要有麻烦了……”

  基地内。

  “砰!”

  中年武者望着陈宇消失的背影,恨恨砸碎了一张桌子:“玛德。一个3级的执法,也这么能装逼。”

  “首长,1号种子被烧没了,现在怎么办?上面怪罪下来……”

  “视频文件不是都有吗?所有责任全推到那个执法身上。我们也是受害者。”中年武者牙齿咬的咔咔作响:“继续联系魔都。犯了这种死罪,国家不会放过他的。”

  “也可能会不了了之。等级这样低的执法,背景一定通天。”

  “再通天有屁用?还能又蹦出个八荒易?”

  “那倒也是……”

  ……

  雪区,【嘉因异境】时空门。

  伴随着滚滚烟尘,陈宇来到了门前。

  正守在时空门附近的马丽、陈思雯、八荒姚三女惊愕半秒,立即惊喜的迎去。

  陈思雯:“小宇,你没事吧?”

  八荒姚:“宇哥。”

  马丽学着八荒姚的语调:“宇哥~。”

  BB学着马丽的语调:“geigei~”

  八荒姚:“……”

  “段野呢?”放下BB,陈宇的开口第一句话,就是寻找段野。

  “在异境里。”马丽指向徐徐转动的时空门:“他在里面布置了个空间护罩。”

  “行。”拔出BB头顶的长剑,陈宇来不及多说什么,径直冲进时空门。

  “小宇!”陈思雯下意识想拽陈宇的衣服,却发现对方正处于一丝不挂的状态。

  陈思雯:“……日。”

  “有点忙,回头聊。”挥挥手,陈宇消失。

  马丽耸肩:“忙,忙,忙点好啊。”

  “啊……”一旁,八荒姚震惊的张开小嘴,看着BB头顶的剑孔,一脸懵:“她…她…她头顶的剑,是真剑?!!”

  【嘉因异境】,内。

  短暂的重心失衡后,陈宇出现在段野身旁。

  只见一个透明的护罩,正把前方数以万计的小人们隔绝。

  “……做的漂亮。”陈宇竖起大拇指。

  “艹。”段野单臂平伸,维持空间护罩的完整性:“怎么才来?这些怪物到底怎么回事?”

  “说来话长。”陈宇言简意赅:“以后有时间我给你解释解释。但现在,你只需要知道别让它们进来,否则人类就要灭绝。”

  “我可以暂时不让它们进来,却不能永远阻拦。”

  “没事,只要阻挡十几个小时就行。”陈宇指了下身后的时空门:“关注它,等他颜色变化、空间不稳定时,就立刻跳出去。这个异境就被永久损坏了。”

  闻言,段野一愣,不由回想起在【长岭异境】的情况:“陈宇,你果然有改变异境的能力。”

  “不说这个。”摆摆手,陈宇上前一步,抚摸空间护罩的内部:“我能出去吗?”

  “干啥?”

  “出去做点事,取一些东西。”

  “能出去。但你回来的时候不容易。”

  “我有办法回来。”

  话落,陈宇持剑穿透护罩,速度全开,仅留下道道残影。

  “陈宇!”

  “是陈宇!”

  “该死的,快围住他……”

  陈宇的现形,无疑引爆了小·王饼饼们的愤怒。

  它们弃护盾而不顾,浩浩荡荡的朝陈宇追逐而来。

  陈宇自然懒得理会。

  一路疾驰,很快便来到了现实世界里基地的位置。

  乘坐电梯,深入地下。

  他轻车熟路的找到保险柜,手起剑落!

  “呛呛——”

  “轰隆。”

  合金铁门破碎,摔落在地,发出震耳欲聋的噪音。

  “陈宇!”一个由众多小人合成的王饼饼冲来,抓紧陈宇手臂:“你竟然还敢来?”

  “唰!”

  一记回身望月,斩断丧尸·王饼饼的躯体,陈宇又放了把火,把对方少了个干净,这才进入保险柜,寻找他记好的那五瓶病毒。

  百万年的岁月侵袭,似乎没有对这个全封闭的空间造成任何影响。

  架子上的病毒,仍保持着“活性”。

  “超脱凡尘之外,不在五行之中。”

  伸手,拿起玻璃瓶,陈宇轻轻晃了晃:“不愧是宇宙间最神奇的‘生命体’。”

  加快速度,将另外四个能够增强劲气的药瓶收好,他果断转身离开。

  其实,这间保险柜中,能对他产生帮助的病毒还有很多。

  可时间不足,只能遗憾放弃了。

  “陈宇……”

  刚出门,复原好的丧尸·王饼饼就龇牙咧嘴的开口。

  “咚!”

  陈宇一脚踹飞:“宇尼玛。”

  趴在地上,王饼饼气抖冷:“同样是一个人,对我的态度为什么这样……”

  ……

  返回【嘉因异境】的时空门出入口。

  陈宇和段野,隔着空间护罩,大眼瞪小眼。

  在陈宇的周围,还环绕着数百个小人儿。

  “傻逼了吧?”段野嘲讽:“看你怎么进来。”

  陈宇:“你帮我打开。”

  “做梦!你那边都是病毒,我是不可能打开护罩放你进来的。”

  “没事,我能解决。”

  双手合十,陈宇操控自己海量的精神力,引燃劲气:“武法——天照!”

  “呼呼呼——”

  在段野惊骇的目光中,整个世界仿佛都陷入了汪洋火海。

  “开…开玩笑的吧?这种精神力……”

  “羡慕吗?”陈宇面无表情:“挨骂换的。”

  半晌。

  待火焰散去。

  段野确认所有小人都“暂时”被烧死了,这才把护罩开了个小口,放陈宇进入。

  “取到你要的东西了吗?”

  “嗯。”陈宇点头,转换话题:“问你一件事,如实告诉我。”

  “什么事?”

  “魔都……”陈宇眼神蓦地凌厉:“是不是又来兽潮了。”

  段野瞳孔微缩,心脏狂跳。

  ……

  ps:明天继续~